父亲的紫砂壶

文 / 佚名

父亲的这件紫砂壶从我记事时就有了,至今已有50多年,它一直珍藏在我的书柜里。父亲是1981年8月初因病离开我们的,望着父亲的遗物,我思绪万千。

父亲是一位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,生前他经常出差,这把壶就是爸爸从外地买来的。他喝茶是不用茶杯的,直接对着壶嘴儿喝。紫砂壶很漂亮,一棵梅花树点缀在壶身;另一面还有刻字。紫砂壶的盖儿摔过,后来锔上了。

记得有一年,我给爸爸沏茶,我端着盛满水的壶,还没走到爸爸桌前,就晃出水了,热热的水虽很烫,但我并没有撒手,保住了壶,也因此保住了我的一份记忆。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爸爸出差,因为每次爸爸出差回来,都会买回很多土特产,尤其会给我们买回玩具来。

去杭州,给我们带回了圆珠笔,外观像一把小纸伞,伞把上,串着一根小红绳,可漂亮了。去上海,给我带回一把塑料驳壳枪,放上打火机的火石,一按扳机,子弹在枪筒里突突突闪着光,就像连发弹,引来了小伙伴儿的羡慕。而那时,他们用的都是家里给做的木头枪。爸爸虽忙,但经常教育我们如何做人,所以到现在,爸爸的优良品质以及善良淳朴的作风一起影响着我们。